專欄文章
2019-10-04 清法戰爭 歷史再現 系列專題(十二) 從英商陶德之眼 看滬尾戰役番外歷史

約翰陶德(John Dodd)為英國蘇格蘭商人,清末北臺灣商人之領袖,被稱為「台灣烏龍茶之父」。
在清法滬尾戰役時期,1884年法國艦艇進攻淡水,陶德是《孖剌西報》通訊員,紀錄法軍封鎖臺灣的情形,陶德不僅進口茶葉,包含煤礦開採與輸入鴉片入臺。本文摘自《北台封鎖記-茶商陶德筆下的清法戰爭》一書。

・1884年8月11日  淡水
新聞報導中暗示法國攻打基隆後,將佔領基隆港和攻佔台灣其他港口以要挾清廷索取戰費補償金,因為1884年8月5日法國艦隊攻打基隆港時,引起各界矚目和對台灣人與洋商所造成的影響。雖然法軍表示不會攻打非軍事區,但砲戰之前外籍居民逃到左漢‧卡爾號上。才開戰,劉銘傳立即由台北府趕赴基隆前線坐鎮。劉銘傳擔心法軍佔領八斗子煤港,下令焚毀港邊待運的煤、礦坑廠和採煤機具,讓8月9日從溫州開進基隆港的威特輪號無法補煤。淡水河口已被載著石塊的帆船半堵塞,內側還佈置6或10枚大水雷,至今淡水無戰事。

・1884年8月26日
基隆方面傳來法國艦隊即將開抵的消息,淡水河口聚集在載滿石頭的船隻,可能會隨時封港,大戰顯然爆發了。

・1884年9月17日
基隆港停泊5艘法國軍艦,淡水則聚集了很多政府招募的「山區客家人」拿著火繩槍準備抵抗西仔入侵,是肉搏戰的使刀好手。

・1884年9月24日
淡水傳來大條代誌:今晨八點,法巡洋艦沙多倫娜號出現,並逼近萬立輪,上上下下徹底檢查一番,還好毫無所獲,看來他們決心不讓援兵、武器運來台灣。

・1884年10月2日  淡水
昨天早上法國兩艘鐵甲船逼近阻絕線,接著收到通知知悉法軍將於今日10時攻打滬尾砲台,通知外僑可登於英砲船金龜子號避難,也在英領事館通告第四號文件(10月1日)中,被告知可於今日清晨在得忌士洋行集合,將貴重物品至該行存放。結果令我們大吃一驚的是,清軍居然在清晨6時40分先發制人向法艦開火,法艦猛轟白砲台和新砲台,所有人均都認為可以在半小時內粉碎這兩座砲台,然後派戰艇登陸,數小時就可以佔領淡水。砲聲隆隆,開戰後半小時,砲彈落到民宅區、外僑住宅區,金龜子號附近也激起水花。

・1884年10月3日  淡水
10月1日法軍登陸基隆成功佔領港口,劉銘傳下令撤退前往大稻埕和淡水。從大稻埕傳來,劉銘傳帶著一千名士兵逃到艋舺,有意挾帶珠寶、金銀、細軟等,被艋舺民眾發現,把他軟禁在廟內(龍山寺)。昨天也不知道為何法軍不攻佔淡水,攻佔基隆反而困難,卻做到了,只要派三百人登陸,就足以橫掃淡水的守軍和民團。

・1884年10月4日  淡水
法船偶而砲擊,孫開華將軍與幾位幕僚悠閒的在樹下享受午餐,絲毫無視頭上飛過的砲彈,好個勇敢的將領。散兵游勇四處晃來晃去,沒有軍官管理毫無紀律。

・1884年10月7日  淡水
風浪仍大,法艦已放下登陸艇,只待風浪轉小立刻進攻,今日雖是法艦水兵清洗衣物的「洗滌日」,種種跡象顯示法軍可能會由北端沙灘登陸,攻破山凹守軍陣地,明天將有砲轟和登陸戰。

・1884年10月8日  淡水
上午8點左,望遠鏡中的法艦非常快速的互打信號,9點正要吃早餐艦砲怒吼,老法終於按捺不住決定上岸席捲本城了,雖然外僑在此經商,生活愉快且舒適,但大部分人仍希望法國人贏得勝利。外僑聚在紅毛城、鼻仔頭等制高點,目睹法軍在黑燈塔北方海灘登陸,竄進低窪林,之後就看不見實際戰鬥狀況了。

9點30分,響起掩護登陸部隊的機槍聲、低漥地傳出激烈槍聲、大家躲進紅毛城各據四角觀看,期待看到凹地冒出被法兵追殺逃逸的清兵。紅毛城、女學堂周圍連中數砲,法軍仍濫射,海關助理官舍圍牆、牧師家、得忌利士洋行、偕醫館、買辦阿生店鋪,或多或少受到損害。白浪醫生則已在偕醫館,照料不斷送來的傷兵。

激烈的戰鬥持續至下午1點,至2點全部停止。由不斷湧到醫院的傷兵口中得知,登陸的法兵約五百至八百人,上岸後挺進低漥地邊緣的稻田旁,守軍伏兵四起,爆發激烈槍戰,法軍被困在凹地林旁,無法挺進備受打擊,堅持好一段時間仍無法突圍,只好退回登陸處,原船敗退,下午約有120名清兵被送到醫院接受急救。(文/胡榮華)

資料出處:
陶德著、陳政三譯。《北台封鎖記-茶商陶德筆下的清法戰爭》,台北市:原民文化事業,2002

 

 

Back To Top